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時 間 記 憶
<<  < 2017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日 誌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 新 囬 復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留    言    版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登           錄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 情 鏈 接 
        信      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2017-8-28 23:24:00
[霹雳边看边记]仙魔鏖锋
~ 仙魔鏖锋 5
(2017-07-30 22:34:31)


看着夸幻之父看看东西被搬空的山海奇观,抬手把房子也给轰了,就觉得……别啊,就算里面没东西了,可这造得这么漂亮,至少也能留来观光的啊,毁了多可惜<——所以说,我的仓鼠病大概真的是没救的_(:зゝ∠)_

至于夸幻之父,他大概就是那种炸毁名胜古迹的=。=

 

解锋镝跟夸幻之父说我们要就此分道了,结果夸幻之父的反应,完全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仿佛他真的跟解锋镝多有情分似的……不嫌灵珠运转得太快了点吗!

 

救活魔流剑,说了两句话,风之痕又被天魔茧控制,白衣又继续努力要唤醒师尊……说真的这么反反复复地拖太久了,看得人只想翻白眼,真的挺不耐烦的,有种有完没完了啊的感觉。至于古原争霸时期演的那些……连话都不想说,完全属于看着白衣在那边蹦跶都不觉得他在剧里晃o(╯□╰)o

 

===========================================

 

仙魔鏖锋 6、7
(2017-07-31 22:35:19)

看着解锋镝走着走着变回了素还真,还是蛮感慨的,虽然也不知道在感慨啥。。

而且我更好奇的,其实是品愁惶怎么从仙脚顶上下来的,以及……他自己没有解锋镝带都上不去了,还要带秦假仙上去吗。。。0 0

是说,看着他们在那里登山、登山、登山,上半截明显的雪峰景致,忽然再次觉得,还是想看看昆仑山长什么样子的……嗯坐个车过去到此一游看两眼就好的想看看长啥样子……虽然我已经说过好多遍这几年都不想再去西北了,而且至少今年之内,我也确实不会再去西北了XD

 

反正我看了半天,没看出来墨倾池的行为和他的目的之间有什么关系,想要找个人、解个谜团,完全不必要去研究单锋剑的。正如我也不觉得任平生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因为他为了想掩盖自己曾造成天剑老人死亡的过失而踏差一步,他的行为模式之中充满算计,无论如何都不像一时糊涂,所以说相比之下,那些往事里的他,倒像是吃错了药的。但是看着他跟绣儿说话,还是有点伤感的呢,当然之所以会伤感,更主要的还是因为绣儿吧o(╯□╰)o

 

================================

 

 ~ 仙魔鏖锋 16
(2017-08-06 22:18:59)

虽然我一直也不怎么喜欢叹希奇,但是他这个退场,我看得有点望天,都不知道为了什么死的o(╯□╰)o

这段武戏拍得倒是蛮好看的,观者的精神也同样被拉到一个非常紧张的状态=。=

 

每次看着片头就觉得楚天行的偶头蛮好看的,属于一大片长得差不多的脑袋里面难得觉得蛮好看的那种,不过衣服就……嗯……

听着他在那里说“交个朋友也这么累”,忽然觉得他这句话好有道理……主动要去跟人交朋友真的挺累的哎!

 

玉梁皇绑架曼鲤和筝儿,要鼋无极说出宝藏下落,看着鼋无极在曼鲤和筝儿都并没离开的情况下就说了……都不知道说他啥好……又不是第一天混江湖,当初圆公子自己也是天天跟人算计来算计去的,怎么就连这点都不懂了,说出来了人家当然就会动手杀人了啊……白痴吗……_(:зゝ∠)_

 

筝儿嘛,其实看他一些反应,诸如小月给他两支糖,说一支给妈妈一支给原奴好吗,他迟疑了一会儿点头说好,诸如村里的小孩说你去打老乌龟我们就相信你不是龟儿子,第一次他犹豫了一会说谁一定要给你们一起玩了,把树枝扔了跑了,再如鼋无极说他替他去死,他拿着毒药要不要给鼋无极的时候还是很迟疑的,就一个没人教的小孩来说,已经算本性还可以的了。但是可惜他身边并没什么人能好好教育引导他,处于基本放养状态,看他自己的运气会碰到点什么事什么人走上什么样的道路。某种角度来说,可能还不如鼋无极一开始就作为父亲在他身边,然后他可能会形成一些比较偏激的观念,但是心志意念什么的都会比较坚定吧o(╯□╰)o

 

虽然我听人讲过“夸幻之父死了一页书就用他的身体复活了”这么句话,知道夸幻之父死了才会有寄昙说出现,可是……这……有点扯啊?被逆神旸打进地底然后再出现就成了寄昙说,说夸幻已死,我是禅剑一如?有点儿……嗯……当别人都是白痴的感觉?

 

地茧在朱雀衣面前的画风转变得太惊人……有点吃不消……ORZ

 

===========================

 

~ 仙魔鏖锋 22
(2017-08-14 23:29:30)

真的是即使我不看新剧都因为一直被刷屏,谁都不认识也还是会认识他们……看到天迹和君奉天出场,就觉得……好像一点也没有陌生感嘛,似乎见过很久了一样……好吧这两张脸也确实一点都不陌生,确实不能算陌生人呢o(╯□╰)o

不过天迹这无时无刻不在发神经一样的架势……我还是挺受不了的……显得太刻意,就让人觉得有点翻白眼。

同理看着复出的蝴蝶君,虽然我本来对他也只是路人,谈不上任何好恶感情,但还是很受不了他在新剧里表现成这个样子,这完全不叫幽默也不叫搞笑,太刻意了,整个人都搞得像个神经病一样。

 

看着华芷姐弟还是死了,还是觉得有点伤感,虽然明知作为普通人,若玉梁皇不死,那跟孤星泪搭在一起,他们要不死实在有点儿难。不过正因他们只是普通人,所以又尤其不太愿意看到他们因为牵涉进不属于他们的世界里的事情而被杀_(:зゝ∠)_

 

==============================

~ 仙魔鏖锋 42(2017-08-24 22:32:46)

其实一直看得还蛮起劲的,也不是全无感想,毕竟也算落幕了好几桩大事,但是手疼,然后想想就不想记了o(╯□╰)o

现在也还是手疼,只是看着看着终于又开始有点侧目,似乎还是记一记的好,为了免得手更疼,还是言简意赅记两句吧_(:зゝ∠)_

 

之前看着三教圣剑天可明鉴和单锋罪者的事情搞来搞去,因为其实已经知道发展了,所以也没多想什么,就蹲着看看而已,但是看着看着……看到席断虹被发现是席断虹,佛道开始质疑儒门的时候,忽然意识到,他们是儒门哎……所谓儒者风骨,有一项难道不是威武不能屈么,可是现在这上上下下,一边相信不是邃渊和席断虹盗剑,一边又为了避免佛道问责,避免引起三教争斗,而要他们以死担下罪责……不嫌可笑吗?这叫儒者?儒者精神在哪里?法儒号称执法无私,可是这个做法根本和“法”这个字,没有一毛钱关系好吗!找不到罪犯找不到赃物结果就是保安以生命负全责,这种执法方式,也蛮……呵呵哒的……

说真的……从我本心,其实我不想说法儒的不是的……虽然他的脸明显不是我的菜,但好歹也是儒门的人,奉天逍遥里一定要挑一个说我比较偏于谁,那我肯定是偏儒门的,但是……真的是……额……

不过老实说这件事里面,其实我最难以理解的是席断虹的做法。她一开始的时候以为剑咫尺可能是邃无端,所以拦阻君奉天,也就算了,但是后来她都知道剑咫尺不是邃无端了,还在拦阻君奉天,就很奇怪了。她已经没有剑法修为,就算是事关她一家冤屈的事情,可是利弊关系那么明白,除非不信任君奉天,否则她真的是安静在一边蹲着最好。到邃无端被打伤摔下地坑,她就那么趴在地坑边喊“吾儿”……根本就是简直了好么!

好吧跟君奉天的脸不是我的菜比起来,天迹的脸实在也更不是我的菜,感觉现在台面上的一二线角色里,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一个的脸是我的菜了……_(:зゝ∠)_

 

嗯……在回忆的段落里面……应该是君奉天吧,回到草屋前面喊“师妹快点来给我们洗衣服”……听得我差点一口血没吐出来……师妹来给你们洗衣服???师妹……给你们……洗衣服……?????师妹难道就是给你们洗衣服的???你们是手都断掉了哦!

这句话让我耿耿于怀了好几集,到现在都没有忘记!每次看见跟玉箫有关的段落就忍不住会想起来!o(╯□╰)o

 

其他,天魔茧、纵横子、地茧、练习生,等等等,看的时候我都知道了会怎么样……就……也就这么蹲着看看,看个热闹……

每次听逆神旸的人魔必须灭绝的理论,就觉得他说的每一条都站不住脚,特别是他自己的手段是制造自然灾害。但是也没有足够有智慧的人跟他理论他的论调,古小月毕竟只是个小姑娘,学识见识和人生经历都远远不够,没有办法从理论上驳倒他也是正常的,不过每次听着他在那里说他那些完全站不住脚的话,真的都挺烦的,严于责人宽于待己的即视感特别重。

 

=====================================

~ 仙魔鏖锋 50
(2017-08-28 20:01:14)

特别烦恨吾峰,做事情基本都是不用脑子的,不要说荆楚祎的事情了,连那么明显的嫁祸给地茧兄妹都只是有点怀疑……o(╯□╰)o

荆楚祎的事情上,那么明显的只要拿捏着荆楚祎的性命,就等于可以对他予取予求,他还要说自己不会任人予取予求,除了“呵呵”两个字,也没什么好说的。杀了席断虹之后还要表示他也觉得很伤感很无奈什么的……就更让人烦了,尤其是这几年媒体特别喜欢炒害人者的无奈悲伤之类,真是看到就烦。索性就像夔禺疆那样,说我就是个坏人,我就要杀人放火,那至少还算有点光棍气,这种一边杀人,一边还要表示我也是不得已啊我也很无奈的啊,却是未免假惺惺得令人厌恶,正如邃无端说的,他跟剑咫尺不同,剑咫尺杀人的时候没有自我意识,但是恨吾峰他是清醒的,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点上,他的境界远远不如荆楚祎,看着荆楚祎说,你为我杀这么多人,这么深的罪孽我担不起,忽然之间有种在烂稀泥一样的剧情气氛里冲了个澡,顿时神清气爽头脑清晰起来的感觉。家人要死了,救不救家人?要救,但是要在公序良俗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救,若是超过这种范围,那么就都是不该做的事情,不该做的事情,即使有能力做到,也不该去做,尤其是为此而剥夺别人的生命。要迷信一点的说法,那也确实如荆楚祎说的,这些罪孽,都是要算到她的头上的。

 

寄昙说想要修补神州大地,结果用材失误导致大陆崩毁,有心人以此开端,开始宣扬寄昙说是罪人是阴谋者等等,然后一堆百姓就开始跟着群情汹涌,并且为此而打死了弄琵琶。本来若干年前我可能会觉得虽然民众确实很容易煽动吧,但是这个写得还是有点过了的,不过这两年我的微博首页有不少人天天群情激奋地刷各种话题,最佳诠释了民众是多么容易被带节奏……这些人里有些还是会一起出去玩的熟人……平常相处的时候未尝不是可爱的姑娘们……于是看着剧,就只剩下了一声长叹。

但是即使如此,还是觉得,一味强调民众之愚昧和易受欺骗,在此之中全无普通人对之质疑……却也未免,过于鄙视民众了吧o(╯□╰)o

至少,挺不符合我的理念的_(:зゝ∠)_

 

按照现在斩魔录放到四十几集来看,我大概会在斩魔录结束或者结束后不久正好补完它,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下子补了两年半的剧的缘故,觉得一直有早已放完了的剧看,挺开心的,不是很想太贴近进度……还是先放一放,屯着吧……ORZ

东方剑清 |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卖力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